能幫我把這份祕密繼承下去嗎?#1

(前回)

信紙上簡短的幾個字讓小垣摸不著頭緒,勞碌了一天的她於是打算先睡一覺再說。

 


滴...答...

滴...答...

在淺意識之中,小垣感到右腿邊有一點刺痛。像是一根木屑扎進了肉裡,雖然沒有令人痛得大叫的感覺,卻揮之不去。

許久,她慢慢睜開了雙眼,房間裡景象依舊。

稍微移動了右腿,碰到類似紙的觸感,才讓她想起昨天的遺囑。

「早上...了嗎?」揉揉眼睛,她帶著有點茫然的眼神望向眼前的時鐘,一板一眼的分針與時針各自指向十二與六。

微弱的陽光映照進窗內,才勉強為這僅有幾坪大的房間裡增添了一點亮度。

 

自從高中畢業之後,小垣就一個人搬出來住。有點不喜歡與人同居的她,為了維持獨自一人在大城市裡生活的經濟,她選擇了就讀大學夜間部,展開半工半讀的求學路。很幸運地,透過親戚的介紹讓她找到了一個位於交通圈附近的獨立套房,卻因為低廉得讓人起疑的房租而令她卻步,但後來實在再也找不到其它任何在預算範圍之內滿意的地方了,最後她只好選擇搬到這裡。不過麻雀雖小,五臟俱全,基本上衛浴設備和房間空間都相當乾淨齊備,她就也沒有太大的意見了。如果房租便宜的原因是由於鬧鬼的話,那麼只要好好相處,應該也不會有什麼問題吧...?小垣如此異想天開地想著。

 

雙手拉緊向前用力伸了個大大的懶腰-

小垣走進浴室,在洗手台前開始梳洗。然後,她抬起頭來看看鏡中的自己。一貫開朗的面容,現在看起來有些無神。烏黑的頭髮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已經留到了腰間這麼長,平時束著馬尾的她並不常去在意的。

望著鏡子,她嘆了口氣,接著立刻用力搖搖頭,雙手使勁地捏自己的臉頰。「好痛!」

「不行...不可以再這樣下去了!我必須努力才行!」她在心中大喊著。

沒錯,從以前到現在,她就時常必須靠著別人才能完成事情。無論是長輩也好,朋友也好,學姊也...雖然僅僅是萍水相逢的交情,但自己總是被支援的那一方。

如果沒有受到他們幫助的話,自己根本什麼也做不來,如今依舊如此。

所以接下來的日子要改變自己,一定要活得有意義才行。或許學姊在天上也期盼著自己能夠有所成長吧?小垣一方面心想,另一邊卻又無法理解學姊究竟為何選擇自盡,這不是很矛盾的事情嗎?

令人摸不著頭緒的,還有信紙上留下的遺囑。

「『明天見』到底是什麼意思呢?」小垣透過浴室門口,望著床上攤開來的信。

 

回到房間,順手將電燈打開。她換上另一件家居服,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頭髮,一如往常地束成馬尾,也將額前有些檔住視線的斜側瀏海用髮夾夾起。

「好了,去買個早餐吧!」小垣試著放鬆心態,拎起常用的包包準備出門。說起來,這個米白色且上面附有粉紅蝴蝶結的可愛手提包,正是學姊送她的生日禮物。

小垣苦笑了下,接著像是想起什麼。

她先回到床邊將攤開的信紙放回信封裡,整齊地擺放在一旁站著小夜燈的櫃子上,然後才正式走出玄關。

 

在玄關,伸手開門,她走了出去。

前方的牆壁上,幾個紅色的字清楚地呈現在她的眼前。

 

早上好。

 

小垣嚇了一跳,不知道是哪個孩子的惡作劇。

但讓小垣意想不到的是,那個字跡似乎令她感到熟悉。


 

「學...學姊...燈華學姊?!」

 

「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」

慘叫聲劃破了晨曦的寧靜。

 

驚天動地似地,不少附近的住戶都聚集了過來。

「發生什麼事了!?」「兇殺案?」

人一個一個地出現,最後將小垣包圍住。

 

視線中央的小垣,雙手掩住了嘴巴,眼神像是被什麼震躡住了一樣。

#1

TaM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