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明看似平靜的湖面,底下卻是暴風般的漩渦。大量的水一口氣灌進了來不及吸氣的瓦多耳鼻喉,使得他在湍急的水流中死命掙扎。

緊閉的眼睛什麼都看不見,只能任憑混亂的渦流帶動著他的身體瘋狂繞轉,吸了水的衣服在其中飄盪,瓦多只覺得下一秒自己就會因腦子泡滿了水而失去意識,接著就這樣死掉。

「你撐著點!」模模糊糊的一句話不曉得從何處傳來,似乎覺得很耳熟。

「瓦多!!!」那是在喊自己的名字嗎?

突然左臉迎來重擊,一個響脆的聲音貫徹半空,一切痛苦的感覺隨之離去,像是從來沒有發生過一樣。

瓦多猛然張開雙眼,出現在眼前的是不斷甩動手掌喊痛的熾織,小女孩,以及兩位沒見過面的少年。

 

「這...」瓦多勉強撐起身體,完全不曉得發生了什麼事。

「你總算是醒啦!」女孩像是個大人般地雙手插腰說,接著轉過身去,似乎正在忙什麼事。

「我還活著?這裡是哪裡啊?」一句像失憶患者的話從瓦多的口中吐出。只見放眼望去是超寬廣的封閉空間,地上劃著像是巨大魔法陣的圖騰,四周環繞著高得登天的書架,只不過每個櫃子裡擺放的不是書,而是各種他從未見過的物質體,那些物質體呈現了各種半透明的顏色與形狀,像是果凍一樣。這裡的天花板與其說高聳得快要看不見,還不如說根本沒有這個東西。

「這裡是大廳啦,哎唷,好痛。」熾織揉揉發紅的手掌道,而瓦多看見了她的模樣,才忽然想起自己剛才被賞了這麼一巴掌,現在臉頰痛得不得了。

「好痛,妳幹嘛打我!?」瓦多搓著發燙的臉頰叫道。

「你真的很遲鈍耶,誰叫你睡著了啊?」熾織這句話一說出口,身後的兩名少年便以不同的反應露出了笑容。

其中一個留著如火焰般紅豔的髮色,噗哧的賊笑聲就像把自己當做蠢蛋似地;另一個則擁有漂亮的灰色短髮,臉上洋溢的是柔和的微笑。雖然他們臉龐看來都還帶著稚嫩,卻感覺不太像是學生,最大的原因是穿著。其中紅髮少年的打扮是白色底鑲金邊的軍式西裝外套,戴著軍帽,手持著像是長槍的武器;另一個灰髮少年則是穿著帶著白色軟毛的披風,披風下的服裝像是魔法師的內襯,整體帶給人睿智的形象。

說了這麼多,瓦多根本就不認識他們,也不曉得他們打從哪裡來,只覺得一切又莫名其妙起來了。

 

不過既然都活著來到這裡了,瓦多只好把思緒彙整了一下,然後理出幾個問題來。

「喂,妳說這裡是大廳?那他們是誰啊?我們不是要換衣服嗎?」

「是啊。」熾織答道:「不過...」

「剛才不是已經自我介紹過了,難道現在又要為了這個傢伙重來一次?」紅髮少年打斷了熾織的話。

「我想沒關係吧。」灰髮少年禮貌地說:「你好,敝姓悠木,叫我亞爾就行了。」

「好吧,我叫長谷川炎。」於是兩人簡短有力地介紹完畢。

但聽了他們簡短的自我介紹後,瓦多不禁指著炎對熾織問道:「這是你哥哥嗎?你們是兄妹嗎?」

「才不是!」兩個紅髮異口同聲反駁。

「但明明姓氏就差一個字,連名字的屬性也差不多...」瓦多慢慢地說。

「姓氏差一個字就是不一樣了嘛。」熾織嘟起嘴來。

「可差到天邊去了。」炎別過頭去。

一旁旁觀的亞爾則是輕輕笑笑:「我倒覺得挺相像的呢。」

「才不像啦!」兩人又是一聲叫喊。

聽著他們的談話,瓦多只感到一陣頭痛。

他只想好好地看清眼前的情況。

 

「那個,我,我叫...」

「不用說,我知道!」炎立刻伸手遮住了他的視線:「你叫做...軟多,對吧!」

「我叫瓦多啦。」瓦多不悅地道。

「瓦多,你們的服裝感覺好厲害啊。」亞爾好奇地打量著他和熾織的服裝說。

瓦多愣了一下。「啊?有什麼好厲害的?」不就只是砲灰級的運動服和水手服而已不是嗎?

他低頭一看,雙眼立刻睜得像牛鈴一樣大。

堪稱以破布做成的披風,身上是土黃的硬布衣服,手上不曉得什麼時候多出了一把破舊的法杖,看來就是個三流的魔法師。

而熾織也是不曉得在什麼時候換好裝的,一身白的希臘式服裝露出少女特有的身形,頭上裝飾著金色的桂冠葉,再加上火一般紅豔的長髮,看來相當性感。

「怎麼樣,好看嗎?」熾織還特意地轉了一圈,換來的是小女孩的拍手聲。

小女孩叫嚷著好看,似乎是已經忙完手邊的事。

「怎麼會變成這樣啊?我不是還沒換衣服嗎?」瓦多的臉都皺了起來,這代表著他現在的心情有多麼苦瓜。

「來到這裡的人,會按照自己的資質自動變換適合的冒險服裝的,換上去是一瞬間,只是你們比較晚了一點啦。」女孩雙手抱胸說。

「你們的服裝別說是戰鬥能力了,就連能嚇唬敵人的樣子都沒有。」炎嘲笑道。

瓦多立刻抓住了女孩的雙肩質問:「當初說好的,能自己隨意挑的不是嗎!?」

「這種騙術你也相信~」女孩眼神飄移,像是事不關己一樣。

「熾織不就相信了嗎!」瓦多真心覺得自己又要再崩潰一次了。

「我是相信啦,不過一切還是順其自然嘛,對吧?」熾織露出燦爛的笑容說。

瓦多緊抿著嘴唇,看著那希臘式的衣服,軍式西裝,以及豪華的大魔法師裝扮,再看看自己那一身粗糙質料做成的袍子,臉上的表情只能用苦不堪言來形容。

 早知道當初自己不該陪這個小女孩玩的,現在看起來是逃也逃不掉了。

 

#6

TaM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