晨間的街道上,已經開始逐漸表現出朝氣蓬勃的模樣。不論是往來的人群,等著公車邊聊天的學生們,聽著音樂晨跑的中年人,亦或是匆忙趕著上班的白領族,每個人的臉上都呈現著不同的神采。

一向在早晨時段神智不清,無精打采的小亞今天倒也不例外,甚至還比其他人更加精神了些。因為她正在為了保命而逃奔著,身後還有個追兵緊跟著自己不放呢。

無視剛才下肚的大量食物在胃裡激烈翻騰,小亞可說是用盡全身所有的力氣向前衝刺。緊張的她不忘回頭一瞥,對方果然像是與自己牽了繩子似地直追。

「好想吐!」胃裡的攪動似乎透過心緒慢慢轉移到了她的顏面上,使得她整張臉都苦了起來。

小亞順勢藉著人與人之間的縫隙輾轉,眼看不遠前有一座熟悉的建築物-學校,只要到達那裡就安全了。

 

校門口附近這時也開始聚集了早到的學生,三三兩兩,有說有笑。再靠近一段距離,她似乎瞄見了其中兩道人影。

那是一對男女,男的體型高大,稍微壯碩了點,身後背著一個沉重的大背包,臉上卻毫無壓力,反倒是一派輕鬆,正在和女的談話。而那女的由於是背對著小亞,所以看不見她的表情,只能望見那頭漂亮的艷紅髮色,正好落在肩膀下方,這兩人正是剛才南原提及的熊田與青木。

小亞心中感到困惑,不解為何兩人直接到了學校,而不是先到歪O勞集合。

回過神來,翻脹的胃正在發出警告,這時小亞才開始後悔起來,早知道剛才就別一口氣吃那麼多。

只不過,已經來不及了。

 

後有追兵,前有阻礙,加上胃部的不適,重重的難關迫使她不得不放慢速度。原本想藉由與兩人搭訕來使自己脫離困境,卻發現連靠近的力氣都沒有。

但無論如何,她都不想被那個恐怖的傢伙追上!

小亞大聲地喊了兩人的名字:「熊田~~青木~~!」

「咦?」兩人首先轉過頭來,看見是小亞後,便停了下來。

小亞氣喘吁吁地趕到兩人面前,雙手搭上了青木的肩頭,勉強露出笑容說道:「早...早安...」

青木愣了一下:「哦...早安...」

此時一旁的熊田開口問道:「小亞,妳今天怎麼這麼趕?現在才7點10分耶。」

小亞沒說話,只是微微地移動頭的角度,讓兩人跟著她示意的方向看去。

 

僅只不到一瞬間,兩股重力衝撞了過來,小亞人就這麼倒了下去。

「小亞!」青木喊了一聲,這才發現撲倒小亞的,是正燃燒著怒火的南原,而倒在一旁的大口喘氣的則是小優。

南原憤怒地賞了小亞的腦袋一掌,後者吃痛發出慘叫。

「哎唷!!」

「妳這白目,是誰叫妳把大家的早餐全吃掉的!!」南原叱喝。

「因為那時候我真的很餓嘛...」可是現在好撐,這句話小亞實在說不出口。

「妳知不知道,那個芒果醬堡是限量供應的,一天只做10個!」南原緊咬著牙說。

聽見他的話,小亞回想起剛才好像有嚐到香甜的果醬,南原似乎是期待那個什麼芒果漢堡的供應日很久了。

小亞現在的臉色變得慘白。

熊田見狀,立刻伸手到身後的大背包。

「妳這混蛋!!」「對、對不起嘛!!」趁著兩人一個罵一個拼命道歉,熊田掏出了什麼東西。

「喏,如果不介意的話,這個給你。」

「!」那是一個白底橘色線條的包裝,橘色斗大的字寫著芒果醬堡,吸引了南原的注意。

「真...真的可以嗎...」南原訝異得連聲音都變小了。

熊田肯定地點點頭,笑道:「當然可以啊,想想看我可是誰!」

「小的在此叩謝甜食大神!!」小亞和南原不知何時已經同時做出五體投地的姿勢,尤其前者更是流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。

「好在有熊田,不然我的命就要在這裡被終結了!」小亞感動流涕道。

「比起妳啊,我說...他看起來比較像是要被終結吧?」青木終於有機會開口,指了指兩人身後的小優。

幾個人同時注意過去,卻發現倒在地上的小優,圍巾緊纏在脖子上,雙眼已經呈現漩渦狀,臉色發青,奄奄一息。

「啊...怎麼會這樣?」小亞錯愕地看著地上的"屍體"。

「看來是途中遇上暗殺了。」南原故作鎮定道,臉邊卻不自主地冒出冷汗,視線往一旁游移。

眼尖的青木見到這一幕,立刻質問道:「南原,你剛才扯著人家的圍巾跑,對吧...」

南原的肩膀抖了一下,隨即咳了幾聲。「咳咳,誰叫這傢伙跑太慢了。」

「是你衝太快啦!!快去拯救小優啦!!」小亞急忙大喊,這才讓南原回過神,兩人趁著附近細聲談論的學生們打算過來救援之前,連忙上前解開小優的圍巾。

「唉,我說這三個人啊,開學日一大早也太有精神了吧。」青木苦笑著嘆了口氣。

「真好,這就是青春啊,哈哈哈。」熊田雙手抱胸,宛如中年人一般滿意地點頭。

 

 

「啊,里奈人呢?」進了校園,小亞才驚覺不對,這話一出口連跟在她身後的南原都停了下來。

兩人意識到自己又做了蠢事。

「里奈?里奈是誰啊?」問這句話的人並非熊田或青木,而是才剛回復神智不久的小優。他的臉上露出困惑。

「里奈就是剛才在歪O勞裡面,我跟你們兩個介紹的新同學...頭髮的顏色跟熊田一樣,戴著一個髮箍的女孩子。」南原似乎已經對小優的選擇性失憶和忽略見怪不怪,淡然地說明剛才的情況。

小亞那時也因為只把注意力集中在食物上,而忘了去記對方的長相,經過南原這麼一說之後,總算有了些許印象。

然而青木聽見新同學這個字,被挑起了興趣:「那長得怎麼樣?她的個性好嗎?」

「都還不錯,妳可以放心。」南原答道。比起這個,兩人已經在思索如何應對等一下過來的里奈。

在青木應了一聲後,小亞忽然想起什麼,立刻對她和熊田發問。

「對了對了,你們為什麼今天沒過來(歪O勞)啊?」

「那是因為今天早上的電視占卜說巨蟹座的倒楣色是黃色,想想看歪O勞的標誌和薯條的顏色,還有妳的髮色。」青木說。

「難怪妳剛才看到我會愣了一下...呵呵」小亞無力地笑著,沒想到青木居然相信那種東西。

「昨天和社團的夥伴相約去大吃一頓歪O勞,吃到後來我都怕了。」熊田拍拍肚子道。

「那這個芒果醬堡是...?」南原邊咀嚼問。

「喔,那是昨天剩下的。」熊田出無比燦爛的笑臉回答,彷彿散發出了陽光。「怎麼樣?好吃吧?」

而芒果醬堡卻瞬間從南原的手中滑落。

「我去一下廁所...」

 


時間來到將近8點,大部分的學生都進了自己的新教室,小亞一行人早已選好了座位,談天已久。

當里奈進到教室後,倒也沒對三個人發脾氣,溫柔的她只是笑笑帶過,接著坐在一邊的位子。

「是說我們的班主任,大概又是那傢伙了唄。」小亞望了一眼周遭,發現大部分都還是一二年級的同學。

「可能是利用公權力又把大家都排在一起了吧。」小優咬了一口飯糰,剛才幾個人跑到餐廳裡又買了早點,但味道實在不怎麼樣。

「不是可能,肯定是這樣。」青木道:「還記得那傢伙在上學期結束前的詭異笑容嗎?」

「說什麼...我不會讓大家離開的...?」小亞忽然打了個冷顫道。

「不過這樣倒也不錯啊,大家都能繼續待在一起。」熊田說。

青木卻是慎重地搖了搖頭,「雖然是這樣說沒錯,但你們不覺得這就像是公會長把幽靈成員踢除,然後再加入新的成員一樣嗎?」

「哦...」小亞再往班上瞧了瞧,大概能理解青木的意思了,原本在班上比較安靜的同學,似乎都不在這裡。

本來待在其他班級的南原和里奈插不上什麼話,只能在一旁聽著他們談論。

 

8點鐘聲響起,一道準時得驚人的腳步隨即踏入教室。那是一個樣貌年輕的黑髮男子,過長的部分束成了細長至腰的低馬尾,穿著白色的襯衫打領帶。他的模樣要真是形容起來的話,大概就是穿著道士服就會被當成陰陽師的那種人吧。

年輕男子露出微笑,問候道:「大家早安?」

「早安...」大部分的同學偌偌地回應。

男子在一片沈默中繼續開口:「首先,很高興又再次擔任班上大部分同學的班主任,這代表著我們相當有緣呢。」他深深地一笑。

南原和里奈望見那笑得邪氣的臉龐,都像是回憶起了什麼一樣,同時睜大了眼睛。

 「啊,他是...」南原拉住身旁小優的圍巾細聲道:「那個任性出名的輔導老師長宮由葉!?」

「南原,你們認識他啊?」小優像是沒感覺到頸間的拉力,好奇地反問道。

「那當然,他太有名了。」

「這個老師上課總是看心情不是嗎?有的時候會讓學生自由活動,有時候課上到一半就自己跑掉,說什麼要去吃下午茶的。」里奈說。

「而且更多時候是心血來潮,所以上他的課總是一個未知數。」南原補充:「不過,還滿新奇的。」

「新奇什麼,之後你們就曉得當他的學生是多辛苦的事了...」小亞在後面聽著他們的談話,心中不禁感嘆起「菜鳥」的天真。

「我想,其他的同學也應該都在輔導課上見過我了吧?既然如此,我就不做自我介紹啦。對了,今天校長生病,所以除了新生的入學儀式外,二三年級不用參加開學儀式喔。」講臺上,長宮悠然地說:「今天我們要做的事,有~~」

「...」小亞慣例地打了個大大的呵欠。

「發課本還有交出假期作業,幹部的名單我會找人貼在佈告欄上的。」

「老師,大掃除呢?」一名女學生舉起手發問。

「大掃除?」長宮玩味地笑道:「那種事情每次都要動輒全班也太無趣了吧?我想,抽出四個人,放學之後留下來如何啊?」

「啊~~?」全班發出一片哀怨。

「被抽中的傢伙,就記一支大功哦。」

聽見這句話,全班又變得躁動起來。

在此起彼落的呼聲中,四個名額呼之欲出。

 

「佐野、染谷、南原、橋本。」

「啊!?」小亞等人驚呼了一聲。

「恭喜你們四個啦,放學後好好為了大功努力啊。」長宮嘻笑道。

「小亞,放學麻煩你們啦。」青木以不曉得是僥幸或是同情的口氣,笑著拍拍小亞的肩膀道。

 

小亞四人的臉色就此一路難看到了放學。

 

教室裡瀰漫著低氣壓,負責不同工作的四個人以不一的效率進行著掃除。

「媽的!我要趕著打工啊!」南原憤怒地摔出掃把,放聲大吼道:「我才不需要大功這種東西!」

「我還得去接小夜耶...」小優無心於拖地,只是在南原隨意掃過的地方胡亂揮了幾下。

「你們別這樣嘛...既然已經被抽到了,那就好好做吧?」里奈露出苦笑。

小亞雖然手裡拿著抹布在窗戶上擦拭,但心也不在這裡。「唉...」

當過長宮兩年學生的她早知道,記大功只是長宮為了讓學生心甘情願接受他的把戲而隨口說說的話。看著那認真清理黑板的里奈,她實在是感到再同情不過了。

忽然,窗前多了一張臉,讓小亞嚇得驚叫了一聲。

 

「嘎啊啊啊啊!老師!!」

「各位同學~你們有好好掃地嗎?」長宮臉上推滿笑容道。

聽見這刻意揚起的聲音,南原首先往門口奔去,接著小亞和小優也跟了上去。

長宮見狀立刻轉身,臉上依舊掛著笑咪咪的模樣,開始讓三個人追逐。

「不要跑!!」三個人異口同聲地大吼,兩個人是認真的,只有小優隨口附和。

你這個騙子又要讓學生當苦工了,講出這句話的人是小亞。

 

里奈一個人待在教室裡,大大地嘆了口氣。

「唉...」

 

#6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aMaSHI 的頭像
TaMaSHI

TaMaノート

TaM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