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孩帶領著兩人在幽深的穴道裡緩步前行。在熾織滿懷期待的聲音落下後,空間裡幾乎只剩下一片沉靜。唯一能聽得見的,就是踩踏在小碎石上沙沙的腳步聲。

這穴道狹隘得只容得一個人半的寬度,卻不時從哪裡吹來微弱的風,那有意無意的涼感似乎正在嬉戲著瓦多的後頸似的,輕輕拂過十數次,令他不由得打了個冷顫。

瓦多打破沉默,探問前面兩人道:「喂喂,妳們不覺得有點冷嗎...」

就連脫口的話都摻進抖音了。

然而,前方卻只是傳來熾織不經意的回覆:「還好啊?」

「哪裡來的還好?我覺得越來越冷了...」瓦多抱住手臂滑呀滑,試圖溫暖自己的身體。

一雙雙腳步踏過灰土的地面,越是往裡面走,壁面就越是趨近於狹窄。當三人陸續踏過了一塊大石後,原本若有似無的涼意忽然爆發,一瞬間變成了風勁極強的寒風。

「嗚哦~~」瓦多發出怪叫,整個人都緊縮了起來直發抖。

「你是怎麼啦?」熾織的臉上充滿著困惑,見到她這副模樣的瓦多也瞬間呈現了同個表情。

我才想問妳們的神經是拿什麼做的呢...

「冷死啦,妳不覺得嗎...」瓦多使勁將冒出來見人的鼻水吸了回去。

「才這樣就怕了?」熾織露出輕視的玩笑臉道:「你喔,就是缺乏經驗。這一點溫度對冒險者來說,根本不足以受寒呀。」

「我只是個被拖來的好嗎!」瓦多立刻反駁,這可是他最想強調的一句話。

熾織的臉上掛著賊笑,再次打量眼前這名少年。

從剛才就一直沒發話的小女孩,終於有了動靜。

 

「吶,吶!」女孩拉拉熾織的衣襬喊道:「我們到啦!」

「哈啾!」一個噴嚏。

「你呀,平常一定都沒有好好練身體對吧?」

「要...要妳管!哈啾!」又一個噴嚏。

女孩噘起了嘴角,接著放聲大叫:「聽我說話!我說我們到了啦!」

「到了?」兩人默契十足地轉過頭來,然後視線盯著眼前,又異口同聲地發出感嘆。

 

「哇...」

這裡似乎是穴道的盡頭,偌大的空間中央,座落著一小湖,湖水是不自然的鮮豔蔚藍,卻如透明般清澈。靜止的水面像是擁有神秘的魔力,讓熾織盯得都出神了。

但瓦多卻無心於欣賞眼前的場景,拜託!

「請問一下,這叫做大廳!?這只是一攤大水好嗎?」瓦多用將近崩潰的聲音喊道,不妨又打了個噴嚏。

「大廳就在這裡啊!你們只要從這個湖跳下去,就會到大廳了啊!」女孩理直氣壯地回答。

聽見這句話,瓦多的心像是被凍住了一樣。

「妳是說...要跳水?」冷卻的聲音確認似地問。

女孩大力地點點頭表示肯定,臉上堆滿天真的笑容。

「我...」

 

「我不玩啦!!我要回家!!」下一秒,瓦多的眼角不斷飆出熱淚,回頭就要往來時路奔回去。「真是太丟臉啦,我居然被這麼小的小孩騙來玩這種奇怪的冒險遊戲!得了感冒就算了,還要叫人跳水!!」

「啊!瓦多!你要去哪裡?」熾織急忙喊道。

「妳是沒聽到我說要回家嗎!」崩潰的哭音回吼了一聲。

但女孩似乎不肯放瓦多回去,孩子特有的高音在洞穴裡環繞。「唉唷!既然都來到這裡了,就來玩玩嘛!真的很好玩啦!」

隨著女孩環空的嗓音,瓦多感覺到自己正在被一股力量強勢地拉了回去,不甘的他使出全身的力氣反抗,卻是毫無效力,整個人就像被捕捉的獵物,一路被拖拉過去。

 

「噗通!」

通天的水花濺起,寬大的空間又恢復往常的寂靜。

 

#5

好想睡覺啊...大家晚安囉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aMaSHI 的頭像
TaMaSHI

TaMaノート

TaM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