少女茫然地凝視眼前的黑板,試圖將上頭密密麻麻的計算公式消化進腦袋裡,但由於容量實在過大,系統無法負荷,發熱的大腦緊急啟動休眠指令,關閉了所有腦內運作。

「碰」的一聲,少女的額頭重重地撞上桌面的課本,卻渾然不覺,雙眼就這麼緊閉著貼近課本上的空白處。

「唉,又睡著了...」隔了幾個座位的左後方,有著翠綠髮色的少年嘆氣道。與少女全然不同,他在課本上規律地寫下筆記和習題。

戴著一副黑框眼鏡的中年男子拿著粉筆,在黑板上來來回回畫著數字和符號,口裡講解著的是令少女無法理解的異世語。

很快地,他便發現了眼前的滿座人頭中,那頭令他印象深刻的漂亮金髮已經消失,低頭對照了一下座位表。

「佐野,上來回答這道題目!」

「...」少女完全沒反應,熟睡的程度像是與世隔閡了一樣。

「小亞…」少年想開口叫醒她,但礙於距離的關係也只能作罷。

坐在少女身旁的同學用力搖了搖她的肩膀,這才使她醒來。

「嗯...?」少女茫茫醒來,眼眸裡掛著迷濛,嘴角也還連著一絲口水。

「佐野,上來回答題目。」中年男子伸出食指推了推眼鏡,重複一次剛才說的話。

「喔...」少女散漫地應了一聲,站起身子,然後以極緩慢的速度走到黑板前。

「嗯...」少女望著黑板上的算式發怔,密密麻麻的數字和符號映入腦海中,再次觸發起與生俱來的排斥感。

「唔…」臉上爬滿了冷汗,少女只覺得全身上下的細胞都像是被凍住了一樣。整個班上呈現著肅靜的氛圍,無數雙眼睛正在盯著她看。

很快的,中年男子打破了這僵冷的氣氛,開口說道:「上課不要睡覺啊!妳看看妳,口水都還沒擦呢。」

「嗯!?」少女回神,連忙伸手抹去嘴角的唾液。

全班哄堂大笑,男子讓少女回到了座位上。

在眾多的笑聲中,少年扶著額無奈地看向少女,另一邊,一名紅髮少年則是細聲地罵了一句:「笨蛋...」

 

就這樣,中年男子又開始在講臺上滔滔不絕了起來。

令人昏昏欲睡的午後,為什麼非得是數學課呢?少女在心中這麼想著。


「啊呀,小亞,妳回來啦。」楓江來到玄關,正巧碰見當回來的她。

少女小亞看見姊姊手中提著提袋,便問了一句:「姊姊,妳要出去買菜嗎?」

「是啊,家裡就麻煩你們囉。」楓江帶著溫柔的笑意,輕輕撫摸小亞的頭髮。

不同於小亞,姊姊楓江的髮色是美麗的褐色。再柔順不過的秀髮飄散著淡淡清香,漂亮的臉孔再配上那姣好的身材,走在路上總是引人回首。曾經每天每天,追著她跑的蒼蠅不曉得有多少。

小亞乖乖地點了點頭,回到自己的房間打算先來睡一覺再說。畢竟下午的數學課實在是太消耗腦力了,就算把所有的腦細胞都耗盡,估計也得不到什麼成長。

走著走著,突然踢到了什麼東西,讓小亞吃痛地伸回腳。低頭一看,是一頭柔軟的白髮。

「混帳伊祁!不要隨地亂睡覺啦!」指尖的疼痛讓小亞燃起怒火,對地上的年輕男子大吼。

伊祁就是獲得了楓江芳心的人,除了那頭白髮外,還有端正的五官,誘人的氣質和驚人的學力與判斷力,除了患有猝睡症。追著楓江跑的蒼蠅這些年來被震退了極多數,甚至還有女孩子跑去班上專程欣賞他睡覺的。

但在小亞的眼裡看來不過就是個除了睡還是只會睡的傢伙,看都看膩了。

小亞繞過地上的睡屍,心裡卻盤算著要做一樣的事。

「哈~啊~好睏~~」大大地打了個呵欠,她舒服地躺在軟綿綿的床上。「等等醒了吃完晚餐,洗完澡,然後就來繼續昨天沒破完的關卡吧~」閉上眼,心裡想的盡是這些事。

 

「......」

 

不曉得這一覺過了多久,小亞在昏昏沉沉中醒來,但周遭一點聲音都沒有,下床走出房間張望,果然看見伊祁還是癱倒在地上昏睡的姿態。

「這傢伙還在睡啊...姊姊還沒回來嗎?」她喃喃自語著。

「我已經回來啦。」該回答的聲音回應了。

小亞「哇」了一聲,回頭看見姊姊楓江正在對自己笑著。

「我聽說了喔,下個星期一數學要小考不是嗎?妳的朋友們都非常擔心妳,說明天下午要來家裡開讀書會呢。」楓江輕掩著嘴說。

「咦?明天?星期六?讀書會?」小亞倒從來沒聽說過這件事。

「是小優和南原決定的呢。」楓江雙手一拍,露出開朗的微笑道:「既然是要拯救小亞的數學成績的話,那麼我和伊祁也可以盡一份心力呀?」

「...?」像是聽見自己的名字,剛醒過來的伊祁雙眼透露著迷濛看向她們。

「啊...!?」小亞的下巴都快掉了,原來自己的數學程度已經爛到連姊姊都看不下去了嗎?

「那就這麼決定啦?」楓江笑笑地說完,便轉身往飯聽走去。「晚餐已經好囉,來吃飯吧。」

「......」眼神呆滯的兩人,一個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,一個只知道那一定是很糟糕的事。

 


隔天下午,幾個年約十五、六歲的少年少女在一戶人家的後院裡細聲交談。

「欸欸,不過就是教小亞那傢伙數學而已,幹嘛連我都拉來啊?」說話的是一名擁有一頭耀眼金髮,異國臉孔的少年。一紅一黃的異色雙瞳中散發著艷麗的光澤,但現在卻是暗沉了下來,表現出不悅的神色。

「那當然是因為洛爾特亞你的數學也很糟糕啊~」翠綠髮色的少年直接了斷地說。

「反正我又沒有上那個老師的課,所以也沒有這個必要啊?」洛爾特亞以一口流利的國語反駁,口氣中還帶著一絲玩味。靠近少年,他輕輕挑起他身上的圍巾:「你說對吧?我說親愛的小優優~」

被對方以這麼近的距離相望,小優不自覺地起了雞皮疙瘩。

另一邊,奶茶髮色的少女里奈望著眼前的紅髮少年不語,雙手緊握在胸前,而後者伸起手看了下上頭的時間,沉穩的聲音指示道:「差不多了,進去!」

「總覺得說攻堅比較適合你耶,南原?」洛爾特亞道。

「你是白痴嗎?」紅髮少年,南原冷冷地回應。

「可以不要造成國際爭端嗎~同學?」洛爾特亞傲慢地諷刺。

「留學生又怎樣?」這次南原的口氣中摻了一點火藥味。

「至少我比你資優很多很多。」洛爾特亞這句話一出口,他的額邊甚至浮現了青筋。

為了不讓嘴砲戰迸發,小優趕緊拉了他們進入屋裡。

 

「這樣...真的沒關係嗎?擅自闖進別人家裡...」里奈懷抱著不安問道。

「沒關係哦,因為已經說好了啊。」小優笑著說。

「小優說沒關係就是沒關係。」南原將頭別過一邊,似乎是不想與洛爾特亞對上眼。

而洛爾特亞卻是打量著這間偌大的房間,然後疑惑地問:「喂,為什麼不走正門啊?」

「啊,大概是習慣進客廳了吧...」小優不好意思地抓抓頭髮。從小到大,這個後院就是小亞與他的遊戲地方,玩累了就可以從這裡直接進到客廳吃點心休息。也因此每次來小亞家的時候,總是從這裡進去。

「真是大膽。這戶人家不怕遭小偷或強盜啊?」洛爾特亞隨地坐了下來。

「就算是強盜,大概也會被那兩個魔王嚇跑。」南原淡淡地回應,但視線還是沒看向洛爾特亞。他把背包放下,從裡頭拿出了一本厚厚的教科書。

「魔王...?」洛爾特亞歪著頭,似乎被挑起了興趣,那雙漂亮的異色瞳閃爍著光芒。

「來啦~」小優比向客房門口,其他三人也都看了過去。

那裡站著一名留著柔順長髮,清秀可人的女性。女性臉上泛著溫柔的笑容,宛如聖女般的氣息讓洛爾特亞和里奈兩人感到如春風吹拂的舒爽。反倒南原則像是遇上了長官般正襟危坐,而小優是個經驗老到的先知,保持著輕鬆的模樣。

「不愧是小優,真是準時呢。你們等我一下,我馬上去把小亞叫來哦。」女性如琴音般優柔沉穩的聲音說著。

「麻煩楓姊了。」南原正經地說。

待她離開後,南原大大地鬆了口氣。「呼,好恐怖的氣勢。」

「什麼好恐怖啊,人家明明是個美人。」洛爾特亞說完後,里奈也以仰慕的模樣接話:「她就是小亞的姊姊嗎?我覺得她好有氣質,好漂亮啊。」

「你們...什麼都不懂...」雖然自己不是最了解的那個,但對南原來說,似乎對那名女性印象極差。

 

不久後,外面便傳來吵雜的聲音,房間裡的四人聽得出來就是小亞的叫喊,以及有什麼東西在地上被拖行著。

「不要,我不要!!」小亞高聲喊叫。

「小亞,妳的朋友們是為了拯救妳而來的唷?為報答他們,妳就好好努力學習吧,我和伊祁也會在一旁支持妳的喔。」沉穩的女性聲音,便是南原口中的楓姊,楓江。

「我才不要支持這個傢伙。」至於這個男性聲音,應該就是伊祁沒錯。

「誰稀罕啦!!」小亞發怒似地大叫。

門唰的被拉開,兩個人幾乎只能以被「扔」了進來來形容,四個人四對眼睛都睜大了。

「那是什麼...日本的女人都這麼有力氣嗎...」洛爾特亞實在無法與剛才溫柔婉約的女性做連結。

小亞表情痛苦地揉揉手肘,然後趴了起來。當看見眼前的四個人時,她的臉上一瞬間變得呆滯。

「咦…你們都來了?」

四個人不約而同地點點頭。

「來拯救妳爛到連楓姊都看不下去的數學。」南原單刀直入地說。

「考試不及格的話,放學會被留下來呢。」小優略微擔心。

「小亞,讓我們一起加油吧!」里奈則雙手握拳,她的神色看來十分堅定。

小亞的眼神徘徊在三人之間欲言又止,腦袋中正思索著什麼。

就在這時,躺在一旁拿出手機來操弄的伊祁冷漠地道:「我看用不著。因為以她的資質來說,就算用功也沒辦法學好數學,所以你們還是去玩吧。」

「我也這麼覺得。」洛爾特亞正色地附和。

「不會的。」南原表情認真:「我一定會讓小亞及格!」

「如果你有辦法的話,我很樂見。」伊祁的話像是岩石般扔在南原身上,令後者冒出了冷汗,緊抿著嘴唇。

小優和里奈只能兩人之間游移視線發怔。

小亞不發一語,看著眼前劍拔弩張的場面,想到是因為自己而引發的就倍感頭疼。

「小亞,妳過來。」聽見南原發出指令,她只能硬著頭皮靠了過去。

 

門再一次被拉開,這次楓江手上端著餅乾和飲料,臉上的微笑依舊。

「來,吃個點心吧。」

「謝謝~」房間裡充斥著此起彼落,微弱的聲音。

 

小亞盯著眼前的算式發愣,根本不曉得哪個是哪個。

「星期一小考要考的是二次方程式,妳知道二次方程式是什麼嗎?」南原用筆指著課本上的標題問。

「不知道。」我怎麼可能會知道?小亞心想。

南原停下動作,思考了下後道:「看來得從頭了...」

「唔...嗯」小亞為難地抓抓頭髮,看來好像也只能這麼做了。

小優喊了聲加油,楓江則微笑著在一旁陪聽。

看小亞準備好了之後,南原便開始說明起來。

「首先,二次方程就是含有一個未知數的算式...」

「未知數是什麼啊?」

「......」

面對重重的困難,小亞陸續提出了奇怪的問題,迫得南原只好跟著研究起課本來,後來小優加入解說。

漫長且無聊的過程讓她不禁打起呵欠,卻又因為楓江在身邊而不敢鬆懈。

楓江從頭到尾都是同樣的表情、同一個笑容,看著小亞的學習。

「白色的...」洛爾特亞根本沒有心思,倒是興致地撥弄著沉睡中的伊祁頭髮。

里奈認真地做了筆記,卻發現完全不懂自己寫了些什麼。

 

隨著窗外天色逐漸轉黑,路燈陸陸續續地亮起。

「哈啊...」南原累得癱倒在地板上,口裡不斷喃喃念道:「白痴,妳這個白痴...妳真的是個白痴!!」

「我有什麼辦法嘛...」小亞羞愧地低下頭。

「至少有進步了不是嗎?星期一好好加油吧。」

「小優說得對。小亞,到時候一定要努力喔?」楓江雖然附和著小優的話,但小亞卻似乎從那笑意中解讀出了什麼,使得面色發白。

「...10左右。」伊祁說了個數字,不過只有洛爾特亞聽得見。「嗯?什麼?」

 

「那我們就打擾到這裡~」小優禮貌性地對楓江點頭。

「謝謝你們撥空過來教導小亞呀。」楓江高興道。

 

回家的路上,洛爾特亞碎念了起來:「說什麼魔王嘛,一點都不恐怖。」

小優聽了,露出深意的微笑。「哈哈,你膽子大吧。」

南原則不想再多說什麼。


星期一。

帶著一副黑框眼鏡的數學老師,開始發剛才考完的試卷。

「可不要拿到自己的考卷哦,現在我把答案寫在黑板上。」話說完,他抄起粉筆開始咚咚地抄寫。

「里奈的考卷耶...」小亞看著上面的字跡,發現很漂亮,卻有些題目是空著的。

而里奈手中是南原的考卷,字跡成熟,作題內容非常整齊詳細。「真崎君真是太厲害了...不知道他拿到誰的考卷呢?」

至於南原,手上拿到的是小優的考卷,有些題目上畫了標記,可能表示著不太確定答案。

然而小優拿到的,就是小亞的考卷。亂如麻的筆跡在考卷上宛如飛起來了一樣,讓他愣了一會。

拿起紅筆以極快的速度對照,並且劃過錯誤的地方,在空白處重新抄上正確的答案。

計算好成績之後,小優帶著複雜的表情望向了小亞,將考卷回傳。

 

「如何?考得怎樣?」下課後,最關心這件事的自然便是南原,立刻跑到小亞的座位前探問。

「呃...你們呢?」用課本緊壓著考卷,小亞決定乾脆先反問再說。

「97分啊」南原無所謂地說,而小亞心中卻中了一把箭。

「90分...」小優雖然說出了數字,卻盯著小亞課本底下的考卷。小優的成績成了第二把箭。

「嗯...我70分...」最後,再加上里奈的第三把箭,全都射中小亞的心。

「妳呢?考了多少?」南原更在意這個。

「呃......那個...我...」小亞吞吞吐吐,不曉得該不該說出來。

「快說。」南原皺起眉頭,看來有些不悅。

「呃...」

「小亞......」

「那個,10...分...」小亞終於極小聲地把分數吐出來。

「10分...?」南原眼神有些變化。

「10分!?」當進教室的洛爾特亞,聽見南原的聲音,再看看小亞的表情後,不禁想起了曾經聽到伊祁說的話。「原來如此,真是恐怖...」

看小亞呵呵呵,放棄似地傻笑著,怒火又竄進了南原的腦袋。

「嗚哇!!」小亞被嚇得趕緊站起身子,轉身往教室外跑,接著南原當然跟了上去。

似乎已經成了慣例,今天小亞也被追著跑,身後傳來南原的叫罵聲。

「小亞,站住別跑!!妳浪費了我一整個下午啊,混蛋!!」

「對不起嘛!!」

看著眼前這幅場景,小優嘆了口氣。

看來,要小亞學好數學幾乎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

#對我來說也是不可能的事QwQ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aMaSHI 的頭像
TaMaSHI

TaMaノート

TaM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