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沉澱了一段時間之後,瓦多和亞爾隨意地坐在刻劃有魔法陣圖樣的地毯上。

望著對方漂亮的銀灰短髮,瓦多不禁想伸手去碰觸,此時對方卻忽然一個轉過頭來,嚇得他把手縮了回去。

「話說回來,瓦多你們是從哪裡來的啊?」亞爾似乎沒注意到瓦多剛才的動作。

「呃,咳咳...」自己剛才也正想問這句,但既然對方都先問了,瓦多只好偌偌地回答:「這個嘛,我和熾織都是在後山的洞裡,從一個奇怪的湖跳下來的...然後就到了這裡。」

「這樣啊。」亞爾若有所思地點頭。

「對了,那你們呢?」瓦多靠近亞爾的耳畔旁問道:「剛才在洞穴裡都沒看見你們,該不會你們已經先被那個小女孩騙來這裡了吧?」

「哈哈。」亞爾輕笑了幾聲,溫和地說道:「並非這樣哦,我們不是從洞穴來,也不是被小女孩找來的。」

「咦!?」

雖然對於第一個答案心裡早已有數,但第二個答案卻讓他在意了起來。看著眼前兩頭紅豔的髪色,像是嬉戲著泡泡的孩子似地搶著抓取在空中飄浮的七彩物質體。那些七彩物體,瓦多記得好像在洞穴裡的時候有瞥見過,只不過當他想把視線放過去時,那些七彩物體就會消失。瓦多眨了眨眼,最後還是把視線放回亞爾身上,發出請求說明的眼神。

「該怎麼說呢...」亞爾盯著瓦多那求知熱切的眼光,他抬起頭來將視線轉移至那揮舞雙臂,彷彿指揮家般操弄著物質體的小女孩。

「果然還是先保密吧。」過了許久,他笑著說,卻讓瓦多差點倒了下去。

「問人家的人自己都不先報上,你也真夠沒禮貌的。」

「抱歉...」亞爾抿了抿嘴唇:「但我只能告訴你,我們比你們早很久就來到這裡了。」

「這麼說的意思是,你們有在這裡探險的經驗囉!?」忽然傳來的活力聲音讓兩人不約而同地顫了一下,發現熾織正笑臉盈盈地站在他們身邊。

「呃,沒有。」亞爾說。

「與其說沒有經驗,倒不如說我們之前所經歷的經驗都是白費的......」炎帶著幾分正式的步伐靠近,女孩也跟隨在他身後一蹦一跳地跟了過來。

他說的話讓瓦多和熾織嘴裡發出細微的詫異聲,好奇心旺盛的熾織隨即發問:「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」

「仔細看那些。」炎示意兩人望向周圍環繞整個空間的書櫃,塞滿書籍的每個書櫃都帶著一樣的茶褐色,一點特色都沒有。

炎雙手抱胸道:「每個書櫃都是一道門,其中只有一道是回到原本世界的門。」

「那還不簡單,一個一個輪流開,遲早就能回去了。」瓦多打著呵欠說。

「你想得太天真了。」炎道:「只要打開其中一個,其他的門就會跑到其他的地方去。當初來到這裡的人們從此消失的原因,就是被困在門後的世界裡,至今還沒有一個人回來過。只要找不到原本的那道門,就永遠回不了自己的世界了。」

「...」瓦多聽著聽著,視線漸漸轉移到小女孩身上,帶著一絲怪罪。

女孩接著說道:「所以為了拯救這些人,身為地陪的我才會找來你們呀~」

「找我們?」瓦多再次露出無力吐槽的眼神:「隨便找幾個人來拯救被一群關在異次元的人?」

「才不是隨便,我可是感應到了你們的特殊資質!」女孩大聲反駁道。

「我管妳怎麼說,總之妳果然不能相信!!」瓦多發出比女孩還大的音量叫道。

比起吵鬧的兩人,另一邊熾織則認真地詢問了起來。

「那我們該怎麼拯救他們?」

「找個門,打開,進去。」炎簡潔俐落地說。

「咦?」熾織困惑了一聲。「這不是要送死嗎...」

「不用懷疑,要救人也只能用同樣的方式。」

 

#7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aMaSHI 的頭像
TaMaSHI

TaMaノート

TaM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