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與他,他們在大家的眼裡,就形同雙子般的存在。

不管其中一個孩子到哪裡,另一個總是如影隨形地跟隨。他們的天真無邪就宛如一股清風,為所到之處帶來滿滿的活力。

明明出生自不同的血緣,兩人卻像是雙子似地擁有相反的性格與能力,彼此之間契合得無比完美。

在大家的關注之下,他們相互切磋並且成長。這幾年來,兩人已經從在路邊到處跑的頑皮小孩,變成為一對少年少女了。

雖然已經不是每天都黏在一起,但每到了假日,依舊能在街上望見兩人的身影。

 


一如往常地,今天我也悠閒地漫步在街道上。不遠前最近才剛開幕的店面外,熟悉的身影吸引了我的目光。

「吶,你看!這間店裡有最新的小戰士系列啊-!」充滿著好奇的雙頰緊貼在櫥窗上,少女興奮地喊道。

「Z7嗎?我記得還沒看到其他店面上架呢」少年也看著裡頭道。

聞言,少女的目光一亮,展露天真的笑容。「啊哈哈~這麼說來,這裡就是旗艦店?那太好啦,我要叫姊姊買給我!!」

「咦~可是很貴呢,我覺得還是自己慢慢存錢比較好喔。」少年露出苦笑勸道。

但聽見這番話後,少女立刻叫道:「拜託!慢慢存錢的話,等存到錢之後就買不到了啦!」

「可以的喔,小亞妳沒有打工的話,那麼就是幫忙姊姊做家事啦」

「咦~~做家事嗎...不曉得要做多少事才能拿到零用錢啊...」經少年這麼提議後,少女臉上的表情變得無奈。

但隨後,又像是找到了曙光,並且牢牢把握住了似的,她緊捉少年的圍巾,迫不及待問道:「吶,小優,打工比較容易存到錢吧!?你打工的地方有沒有缺人啊?」

「咦、沒有喔。」一下,少女的臉又垮了下來。

一名清秀動人的女性進入我的視線範圍,是時候該離開了。

我踏著輕快的腳步,嘴角不自覺地因身後傳來的對談而上揚著。

 

-啊,姊姊,妳來得正好!我想要這個,姐姐買給我好不好~?

-咦?小亞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喔,想要買的東西可以自己存錢買吧?

-啊~可是小優說他打工的地方不缺人了呀

-那妳就幫姊姊做家事吧,姊姊會給妳零用錢的喔?

-欸----!!最後果然還是這樣嗎!

 

最後果然還是這樣呢。

急性子,天真,活潑的少女。

有耐心,獨立,沉穩的少年。

縱身一躍,回到舒適的瓦磚上,躺在那兒享受午後的涼風輕拂,愜意地睡個午覺吧。


「糟糕了,又忘了把考卷留在學校了!!」

再耳熟不過的一句話,像風鈴般輕輕喚醒了我。真是美好的一天下午,但對少女來說肯定不太美妙吧!每當聽見這句話時,就會看見她既慌張的表情,少女這麼說的原因久而久之我也已經了然。

每當有孩子經過這條路時,偶爾我可以看見他們手上拿著白紙。紙的那一面畫著很多東西,其中他們最重視的就是右上角的紅色符號了。

「今天又考了不能被發現的分數嗎?」少年玩笑著問道。

只見少女面露心虛,微微地點頭。她知道,自己與對方的成績是天差地別。

白皙的指頭難為情地扭動,少女偌偌開口,道:「那個...我說,你能幫我帶考卷回家嗎?」

「又來了,這樣可不行啊。」少年蹙眉,卻看見了對方泫然欲泣的模樣。

「嗚嗚...小優,謝謝你長年以來的照顧,我們來生有緣再...」「好啦,把考卷拿來吧...」最後,他還是軟下心腸,從轉悲為喜的少女手中接過右上角畫著紅色圓圈符號的紙。

「耶,太好啦~~!!」少女發出歡呼。「我就知道你最好啦~~」

「下次不可以再這樣了喔?」少年露出溫柔的微笑。「下次的話,我就要把考卷直接拿去給楓姊看了哦。」

「知道了,知道了~」早已熟透這只是對方每次的玩笑話,少女根本絲毫不在意。

話題一轉,她提出主意。「吶,吶,那裡有一間咖啡廳唷,我們去那裡喝下午茶吧~!」

「好啊,走吧。」

於是兩人朝著路口的方向離開了。

 

-不曉得那裡的蛋糕好不好吃

-好吃的話,買一個回去給楓姊嗎?

-嗯!姊姊一定會很喜歡!

 

聽著他們離去的談話,我緩緩地、再度閉上雙眼。

 

-真是美好啊,青春。照顧與被照顧,兩人就似一對兄妹。


呼吸著清晨的空氣,我感到全身一股舒爽,伸了伸懶腰,本想下去走走,一股倦意卻朝我襲來。

用力甩了甩頭,話說回來,在這個時間,那兩個孩子應該是要經過這裡了才對。

久久未見兩人的身影,好奇心驅使我躍下瓦磚,尋找他們的蹤跡。

我靠著邊晃呀晃,躲過路人的目光,來到轉角,終於看見兩人。

只見少女緊緊抱著少年的手臂,面露恐懼卻不知視線該放於何處,而少年小心翼翼地領著少女走路,雙眼直視著前方,但眼神中卻散發著不自然,像是有些僵硬。

這種場面似乎在哪裡見過。啊,對了,是在樂園的墓地吧?想當年誤闖進去的時候,那裡的人們都是這副模樣。

一股低沉的音頻灌進我的耳內,使得我渾身發起雞皮疙瘩。在想要喊叫出來之前,我飛也似地奔回休憩處。

不明白那究竟是什麼,但那似乎就是所謂的鬼魂吧?

回憶起幾年前,他還是個小男孩,那時候常常大哭,說是有奇怪的人。

而那時候的她也想得不多,義氣地說要替他打跑那些陌生人。

只不過,她從來見不到他們。

 

我也看不到所謂的陌生人,但每當少年發覺時,我也會在附近感覺到怪異的氛圍。然則少女靠近時,怪異的氛圍卻總會消散而去。

 

少年擁有看得見鬼的能力,而少女是個鬼見愁。

過不了多久,我終於看見兩人飛奔過去,嘴裡大喊著要遲到了。

 


每天每天,這樣的日子反覆著。唯一不變的是,我見證著這個鎮上的時光。

 

最近不知怎地,睡眠的時間越拉越長,身體卻是越發感到疲憊。

-這樣子可不行,到哪裡晃晃吧。這麼想著的我,慣性地往下一躍,卻忽然重心不穩,左前腳癱軟了一下才勉強立直。

我仰起頭來望向橙紅色的天空,忽然想起多年不見的好友。他現在應該還住在那裡吧?不如,就去找他聊聊天。

打好計算,我邁開步伐,卻一個失足,癱倒在地面。

想撐起身子,可身體不聽使喚,令我心涼的是來自左前腳的劇烈痛楚和泊泊血流。

我失落地躺回地面,心想著或許會就這樣迎接死亡吧。

-反正我已經是個老爺爺了,這輩子也沒什麼遺憾了...

不,若真說起來的話,那就是無法看著那兩個孩子長大成人吧。想到這裡,眼角不自覺地泛溼。

 

每天每天看著他們成長的我,曾經受到他們注意過嗎?

這麼說起來,還真有點寂寞呢...

不過這樣也好...只要他們健康快樂,我這也就不算是遺憾了。

 

 

「小貓咪,撐住啊!!」熟悉的聲音將我的意識拉回了一點,無法聚焦的眼神往頭上望去。是少女,斗大的淚珠落在我的臉邊,一陣溫熱。

「我知道附近有一間獸醫院,跟我來!」這是少年的聲音。

模模糊糊地,我似乎正在快速移動著。

「小貓咪,絕對不能出事喔?你可要看著我們長大成人啊!」隨著越來越重的哭音,依稀能感覺到懷抱越來越緊。

我試著努力地發出一聲叫聲。

謝謝你們,注意到我。

不過,時間真的已經不多了呢。

如果還有來生,希望我能變成人類,來報答你們這份恩情。

所以小亞,別再哭了哦。小優也是,眼眶紅紅的呢。

等我變成人類,我一定每天找你們撒嬌的。

 

「她與他,他們在大家的眼裡,就形同雙子般的存在。」

兩人雖然擁有相反的性格與能力,但唯一共通的,就是那份單純的善良吧。

 

模糊的意識變得更加薄弱,我似乎已經被送進了治療室。

刺眼的燈光映照在我的身上,疲憊的我,閉上了雙眼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aMaSHI 的頭像
TaMaSHI

TaMaノート

TaMaS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6) 人氣()